© 2020 by CHEN YIHAN.

Search

周文中老师鲜为人知的家乡情结

周文中老师的名字,对于我们音乐界的后辈来说如雷灌耳。

“世界著名作曲家”、“著名音乐教育家”、“文化交流大使”、“亚洲音乐教父”、纽约州立艺术委员会主席、哥伦比亚大学首位Fritz Reiner作曲教授、哥大作曲博士学位的创始者——周老师的头衔名号似乎数不胜数。1978年他创建了哥大美中艺术交流中心,以助建立两国之间的桥梁,重启了间断近三十年的中美文化交流,培养了谭盾、陈怡、周龙、盛宗亮等等著名作曲家。如今他桃李满天下,作为祖师爷,深深影响着一辈又一辈的中国作曲家。对于许多后辈而言,他不只是艺术导师,更是人生楷模。周老师以严谨的文人精神引导自身的艺术及事业,是音乐界屈指可数的民族魁宝,更在全人类的文化史上撰写了不可回转的篇章。


再声名显赫的传奇人物同样也有家乡。周老师的家乡情结,了解的人却是少之又少。更可惜的是,这个名字多数常州人并不熟悉。


他是常州人。家中是城南浦前镇丫汊铺周家,祖系蒋湾桥周氏,祖上可追溯至宋代周敦颐。浦前镇丫汊铺在明清时期为全城的染业中心,周家也是当地著名的染织世家。祖父周雪樵为中国历史上首位中西结合的医生,是构建中西医汇通理论的第一人,还创办了近代最早的中医期刊——《医学报》,也组织创办了中国近代最早的全国性医学团体——中国医学会。父亲周淼参加过辛亥革命,曾代表北洋政府与日本交涉收回青岛事宜,捍卫主权,与日本人拔枪相向,也出任过国民政府内政部总务司。


父亲住处更变不断,周老师便出生在山东烟台,自小陪同父亲工作迁移,大多生活在青岛、汉口、南京、上海的租界里,在中西文化交汇的环境下长大。老先生常用带有点常州口音的普通话与我开玩笑说:“我是不地道的常州人,你是地道的常州人。”年少时他每次回常州老家,便入住周家在青果巷的宅子。此巷是常州名门望族的聚集地,养育了唐荆川、盛宣怀、李伯元、赵元任、瞿秋白等等古今名人。老先生常回忆起那时在青果巷的点点滴滴:“我经常窜门玩耍,尤其喜欢去别人家书房,把书从书架上抽出来,我可是是巷里出了名的‘皮遢子’(常州话,指特别淘气的小孩)。八十年代我回青果巷看望的时候,邻居们还认得出我来。”当时我面前九十六岁高龄的他,仍一边抱怨纽约砖头公寓丑陋不堪、缺乏人性不舒适,一边怀念青果巷的重重天井、幽幽弄堂。


我曾与周老师聊起过常州吟诵(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古人读诗基本都是带着调子扯着嗓子吟出来的,介于读与唱之间,不像现在像讲话那样念出来),有幸给他小哼过几段,他听得出奇仔细,回忆道:“小时候住在青果巷,那是二层楼的房子,小孩都在楼上玩,父亲在楼下读书。有天突然听见父亲大叫一声,当时祖母身体不好,大家都以为是祖母出事了,纷纷跑下楼,发现只是父亲读书激动了而已。那时读书都是吟出来唱出来的,比较善于表达情绪,可惜当时我上的是新学,就不会了。”


老先生还聊到他有位姑母,小孩都叫她“青面叭叭”(叭叭:常州话,指姑母)。抗战期间,周家纷纷逃亡,分散在了全国各地,只留下这位青面叭叭看管家里。有次,日本兵来搜查中国兵,查到便杀。这位青面叭叭便将伤残兵都藏在了与周家关系紧密的清凉寺中。日本兵不知从何打听到了消息,拘捕了她。她宁死不肯透露,壮烈牺牲。


每次见到周老师,寒暄过后的第一句话,必谈到常州。他说,常州过去出了很多人才,但他更关心的,是常州文化的发展,是文化可有传承、艺术可有创新。他心心念念的,是他的文化根源,是常州。他记忆中的家乡,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,有着儒风蔚然的文化,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能人。今天的常州虽早已不是周老师记忆中的常州,但他仍望故乡能脚踏实地做好文化创作,能与世界进行深层次的文化交流。周老师虽已仙逝,其对文化既严谨又开放的精神却永垂不朽。笔者在此希望家乡能学习领会周老师的文人精神,不负先生厚望。


2019年10月31日 陈逸涵于普林斯顿寒南书院

0 views